周末我常常看出去电影.

第一周, 我赶上了 的首映. 看完第一部回来以后, 我眉飞色舞的和女友说, 你看, 就是**魔戒**+中国功夫嘛. 好莱坞就是这个套路. 女友挺同意的.

几周后, 我又出去了, 这回是看 的首映. 看完之后我又说, 你看, 这个完全没有角色塑造和冲突吧, 最后就是靠那个装逼的狮子解决问题. 战争场面特技简直就是和**魔戒**一样嘛. 女友同意我说的装逼狮子 Aslan, 但是对于我的”和魔戒一样” 未置可否.

貌似上上周, 我又出去了, 这次是看 的首映. 看完之后我就说, 这简直是大烂片. 你看, 寻宝都和外星人扯上关系了. 这个送水晶头骨分明就是**魔戒**翻版嘛, 你说怎么好莱坞就成天炒冷饭呢. 女友终于忍不住了, 说: Eric, 你对这些电影的批评很激烈. 可是你为什么总说他们是魔戒4 魔戒5 魔戒6 呢, 难道他们没有自己的特色么. 批评电影怎么老套用魔戒标准呢. 难道魔戒是有史以来好莱坞拍过的所有的电影么.

这番话让我反思, 一旦一个人, 接触到一个好的东西以后, 就会忍不住用这个东西的视角去看其他的. 我常常听到说: 拿着榔头, 样样是钉子. 事实上也是如此, 我自己感觉, 学到了一样理论, 一个学说, 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用他来看待世界, 改变世界. 或许这个事情本身不是坏事, 坏的是因为沉迷在这样好的东西中, 反而把自己变得狭隘起来. 就像带上了魔戒, 获得了比以前大得多的魔力, 所以沉迷其中, 自觉不自觉的被魔戒控制了. 而真正的更高一个层次的力量, 却因为自己的狭隘而自我妨碍了.

拔高一点来说, 一种美妙的学说, 一个号称普世的主张, 或者一个构造精巧的理论, 一个看似完美的标准, 都可能是个魔戒, 让人暂时获得认识和控制眼前世界的快感, 却从长远来说限制了一个人的视野, 控制了一个人的思维方式, 这样的魔戒, 最好还是不要戴, 或者至少不要得到了就欣欣然.

我忘不了当年被老师告知一切社会活动都是阶级矛盾推动之后带着阶级的眼镜到处划分人群的那种变态快感; 我忘不了听说自由民主能解决一切不公正社会问题后那种对西方完美世界的绝望似的渴望. 同样也忘不了当年自学了平面几何以后觉得世界就在尺规中的那种狂傲, 以及王小波写的傻大姐一声一声的我会缝扣子. 理论本身不是什么魔戒, 老是带着, 不摘下来, 才是魔障. 用佛法里面的话说, 就是贪恋中间境界, 也就不能精进勇猛, 修无上道了.